无障碍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专题专栏 > 环保督察 >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
【污染防治攻坚战——练江整治篇】河长住到练江边,这一年他们做了什么
  • 2019-08-21 09:37
  • 来源: 南方日报、广东河长南方号
  • 发布机构:南方日报、广东河长南方号
  • 【字体:    

炎炎夏日,练江二级支流谷饶溪两岸,钩机吊臂起伏。曾经林立于两岸的违章建筑清拆一空。

“以前夏天不敢走在河边,臭气熏天。现在水不臭了,视野也开阔了。”村民朱先生感叹。

去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广东“回头看”,在练江流域发现较多问题。位于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的谷饶溪,正是督察组当时重点检查的地方。

练江治理,牵动人心。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后的一年,也是广东河长制从全面建立到深入实施的一年。省委书记、省第一总河长李希,省长、省总河长马兴瑞分别主动牵头督办全省污染最严重的茅洲河、练江污染整治。两位总河长发出广东省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一号令,要求开展全面攻坚专项行动,力争到2020年基本消除包括练江在内的9个劣Ⅴ类国考断面。

以制度的力量守护绿水青山,河长制正在给练江治理带来什么变化?一起来看看

整治后的谷饶溪岸线平整,河面干净。

河长包干支流,住到练江边治水

——“河长住河边不是做做样子,都是带着数据去的。背后是庞大的团队‘大兵团作战’,支撑科学治理、系统治理。”

中央督察组在练江流域“回头看”时,曾建议“汕头市领导带头住在臭水边,直到水不黑不臭”。

一年来,作为河长的当地领导们真的住到了练江边,包干支流驻点办公。

距谷饶溪清淤现场不到十米,一栋三层楼房挂着“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标语,二楼约七八平方米的房间陈设简单,窗户正对着谷饶溪。这里就是汕头市市长、市总河长的驻河工作点。

“市长来得很勤,有时不打招呼直接到现场。”谷饶镇级河长、镇党委书记杨桂青说。

杨桂青记得,汕头市领导驻点的第一项工作是拆违,去年7月开现场会协调,仅用5天时间,拆除了谷饶溪边存在30多年的“违建群”,河道清淤、清障和堤岸修固接着开展。

整治中的谷饶溪。

谷饶溪仅是驻点之一。汕头市练江办介绍,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后,市里成立了由市委书记、市第一总河长任组长,市长、市总河长任第一副组长的汕头市练江流域综合整治领导小组。

练江治理的“领导分片包干制”迅速建立起来,练江流域(汕头段)15条污染最重的一级支流分别由14位市领导(市级河长)包干治理。

“谁家的孩子谁抱走。”汕头市练江办副主任刘燕飞形象地说。“包干领导每月至少现场驻点一次,通过巡河、开座谈会、走访群众,督导重点任务完成情况、基础设施建设进度,研究协调解决工作难题。”

汕头市委书记、市第一总河长驻点的峡山大溪,在15条支流中污染最严重。而今在峡山大溪进入练江干流处却可看到,江面较干净,不时有保洁人员在船上打捞漂浮物,挖掘机正开动清淤,与治理前水浮莲密布的景象大相径庭。

“领导住河边不是做做样子,都是带着数据去的。”刘燕飞说,包干驻河背后是庞大的团队“大兵团作战”,支撑科学治理、系统治理。

“每条包干支流都成立了由驻点市领导任组长的专项工作组。市练江办联合生态环境部华南环科所等单位,每天向包干领导、工作组提供各支流的水质数据、整治进展,同时开展内部排名倒逼治理。”刘燕飞拿出厚厚一叠图表说,通报的数据甚至会精细到每天管网建设的进度,并推算能否如期完成任务。市练江办还向潮南、潮阳两区派出督察组,每天出督查简讯、每月出督查报告。

拆除违建群后,谷饶溪岸线平整一新。

“在这个体系下,河长们相当于每天都在‘驻河’。”刘燕飞介绍,至今年7月底,市领导班子带头驻点居住171人次,市总河长在练江驻点调研现场办公近百次。

规范的驻河制度下,治水责任层层压实。

潮阳区练江办主任陈主川介绍,区领导每月至少驻点一次,镇领导等基层干部每天都在看河、落实各项措施。

“村两委干部每星期巡河两次,主要看河面是否有垃圾、是否有排污口。”两英镇后洋村村支书、村级河长黄泽民表示。

刘燕飞说,除了市、区、镇、村四级联动,在更高层面,练江整治还形成立体化“五督”联动机制:省长半年现场一督办,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一月一督察,省直部门一月一督导,市主要领导一周一调度,市练江办全程督查,让治水措施切实落地。

河长矩阵大动员,环保设施建设大提速

——“为了早日建成污水处理厂,今年春节施工人员只在年初一放了半天假,镇党委书记、镇长都陪工人吃饭过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环保基础设施建设长期滞后,是练江治理最难啃的骨头,也是河长们联动攻克的重点。

“厂区内的土建结构全部完成,正在安装设备。”在潮阳区生活污水处理厂,厂长姚旭东介绍,该厂的配套管网建成了90%左右,剩下的8月底可以完成,“到时候潮阳区的生活污水再也不进河里”。

资金难题曾是困扰环保基础设施建设的最大瓶颈。中央环保督察组曾指出,练江污染整治项目几乎无一按时完成。

“仅潮南区管网建设就需要55亿元,按照区财政的状况,5年不吃不喝也拿不出那么多资金。”潮南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王楚彬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之后,省总河长、省长马兴瑞多次现场调研部署,省政府决定省里承担大部分资金,还协调了省属国企参与进来,省直部门每月督导指导,资金和技术问题迎刃而解。

汕头市练江办负责人介绍,我省已明确10个污水处理厂二期及配套管网和潮阳纺织印染中心污水处理厂由省属国企投资建设运营,省财政投入资本金 60%,省属企业融资20%;省生态环境厅、工业和信息化厅、水利厅等也通过各种渠道给予资金支持。

截至6月25日,练江流域综合整治项目计划总投资339.94亿元,累计完成投资178.53亿元,到位资金249.65亿元。

建成通水的谷饶污水处理厂。

河长走到一线,推动工程落地提速。

汕头市总河长明确提出对练江整治项目优化提速、容缺后补审批。市驻点领导、区包办领导直接下到镇、村和项目建设工地,现场办公,减少环节。

“任务重、时间紧、投资大,项目边审批、边施工、边设计,才赶上工期。”潮阳区某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坦言,没有制度的创新,大家也不敢放开手脚干。

河长制体系自上而下的责任传导,激发着基层干部的干事热情。区、镇级河长挂图作战,推进重点项目。

刘燕飞说,每个项目由区党政领导牵头,制定征地拆迁和建设方案,编制精细化管理作战图,就地实时解决建设遇到的问题。

“以前由环保部门负责推进征地拆迁,力不从心。现在上级河长督办,推进管网建设的责任分段落实到各级‘一把手’,工作更有力。”当地生态环境局干部感叹。

“今年春节施工人员只在年初一上午放了半天假,其余时间都在加班加点施工,镇党委书记、镇长都陪工人吃饭过年。”潮阳区谷饶二期污水处理厂建设方广业集团的许经理记忆犹新。

2019年底前,所有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要投入使用。汕头正按照时间节点加快推进。截至7月底,谷饶二期污水处理厂通水运行,其余9座污水处理厂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并通水调试。730公里配套管网建成678.4公里。

人人都是河长,治水不是“瓦上霜”

——“党员干部带头干,村民跟着学,谷饶污水处理厂二期项目从动工到建成,群众零纠纷、零投诉。”

顶着烈日、踩着泥巴,挥起铁铲……河长带头,与党员干部一起义务劳动,清除岸边垃圾、打捞河面漂浮物,周边群众也纷纷加入进来。

从去年开始,潮阳区区级河长(区领导)挂钩联系镇(街)、区直部门挂点联系村(社区),每周至少参与一次垃圾整治大行动。

刘燕飞介绍,一年多以来,潮阳、潮南两区共清理生活垃圾119.7万吨,并形成垃圾日产日清机制。

练江支流中港河正开展河岸加固工程。

治水不是他人“瓦上霜”,以河长制推动河长治,需要全民治。

在各级河长带领下,党员干部带头参与管河护水,基层党建与河长制工作同频共振、同步发力。

潮阳区创新开展“村企党建结对共建”活动,广东建工集团、广业集团公司党委下属基层党组织与潮阳区村(社区)党组织结对共建,以党建引领推动练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

潮南区结合“支部主题党日”推进练江整治,67个区直单位基层党组织与 25个重点村(社区)基层党组织结成帮扶对子,在职党员下沉开展一线服务督导。

河长制由浅入深的推进,如同一个强劲磁场,吸引着社会各界加入,形成治水强大合力。

沿着练江各条支流,河长牌和微信监拍活动牌随处可见,方便公众举报乱丢垃圾、污水直排等违规行为。截至今年7月底,市、区“曝光台”共受理群众有效举报信息303条,98%已落实整改。

“现在,在练江流域偷排的成本很高。”刘燕飞说,群众监督举报,多部门联合执法、重拳出击。市总河长牵头市纪委监委、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生态环境局五单位联合执法,查获一家,必处理实际经营者,必追查上下游企业,必深挖保护伞。“去年以来共追捕实际经营者85人,查处保护伞6人,企业偷排现象得到明显遏制。”

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练江流域印染、纺织行业发达,曾带来大量工业源污染。伴随着产业转型升级,企业成为治水的中坚力量。

今年起,汕头市规定,园区外印染企业全部依法停产退出,各级河长全力推动企业统一入园,集中治污,环保升级。

在潮南区印染企业最为密集的两英镇,沿河多家企业大门紧闭,门锁落灰。在潮南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入园企业正在通用厂房里安装、调试设备。“之前污染严重,老厂房不好改造,入园区正是更新设备的好机会,政府还给补贴。”汕头宏信织造实业有限公司廖秀杰说。

潮南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

潮阳区副区长张国春深有感触,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后,“河长带头、依靠群众”成为鲜明的特征。“看着我们带头干,村民跟着学。谷饶污水处理厂建设曾因征地问题耽搁三年,但去年二期项目从动工到建成,群众零纠纷、零投诉。”

省、市、区、镇、村多级联动,环保基础设施加速落地,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练江水质开始改善。2019年1—6月,练江海门湾桥闸国考断面氨氮和总磷同比分别下降23.1%和66.3%,化学需氧量和总磷符合地表水Ⅴ类标准。

“对照国家及省的要求,2020年练江国考断面年均浓度要达到Ⅴ类。”生态环境部华南环科所研究员曾凡棠建议,接下来须继续扭住河长制这一抓手,加快形成攻坚合力,把打劣Ⅴ类水体歼灭战与久久为功结合起来。

看着家乡的谷饶溪逐渐变好,杨桂青说:“啃下练江治理的硬骨头,大家的信心越来越足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办:汕头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汕头市信息中心   网站标识码:4405000014  联系我们
备案号:粤ICP备05066684号-1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227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汕头市生态环境局门户网站”,是否继续?